aras

我也曾在阿卡迪亚。





中土(本命Irmo,维拉粉,三家粉,醉生梦死组,二牙,泉花,戴露)/HP(沉迷Draco,GGAD,亲世代)/魔道祖师(本命金凌,吃追凌,双道长,姑苏双璧,忘羡)/梅林传奇(亚梅,高兰)/凡尔赛(沉迷法比安)/德扎/黑暗之魂(双王子)

彩墨/英写/水彩/手帐

唯一的rps:Brolin

骨科重症患者,沉迷骨科,不想治疗

 

第五季真的是《梅林传奇》最好看的一季了。
像黎明冷冽的风,欲来的山雨,浓稠的夜光,清醒着悲壮。

  7 1

天色渐晚的梦土花园里,我合上梦与记忆,起身不再想汪洋恣肆的华丽诗句,大概你那殿堂哪里都好,只是对我而言,无法迷途,总有归期。

  21 12

真想吃醉生梦死的文粮啊!
我产不出粮了啊!
每天都感觉自己要饿死了啊!
比冰峡都冷啊!

【微笑中透露着饥饿.jpg】

  6 5

【童话联文】【双梅】幸运的套鞋(下)



07

“我总是偏爱这个时候的光,丰盈又深沉,”梅斯罗斯温柔地看了一眼等待雕塑展开始的弟弟,将他一缕被疲惫汗水粘在白皙脸颊的黑发绕到耳后,又转而凝望天际,“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才会觉得时光迅疾流逝,了却无痕。”

突然,烟花在天幕上粲然盛开,五颜六色的火星燃烧着各自的生命,渲染出转瞬即逝的亮丽色彩。

随之而来的是轰然的响动,欢笑和称赞,以及酒杯碰撞的声音。

梅格洛尔注视着灿烂的天幕映衬下的梅斯罗斯,他眼前的精灵有着不像记忆里那般坚毅的轮廓,温柔得像有一株罗瑞恩珍花边缘的色泽。他的眼眸里有瓦尔妲的珍宝,璀璨瑰丽却不萦绕着那些冰冻的薄云,他的吐息带着岛屿之南的草木香气,清新浅淡却不勾起湿漉漉...

  23 9

北极圈终于有官方粮了
喜大普奔x
热泪盈眶x
喜极而泣x

  8

GGAD换了少年组演员,大家都不辣么开心,所以有没有太太考虑产Tomie的粮啊啊啊啊啊啊【心情复杂】

  3 2

【童话联文】【双梅】幸运的套鞋 (上)

*原梗:安徒生童话《幸运的套鞋》

*分级:G

欢迎捉虫

——————————

01

生命中的每一个转机,伴随着密集鼓点中行进的轨迹构筑起精妙的一生。而有时幸运降临的话,则一切皆随原本的陈腔滥调旋舞而去,或许只有年少时精心隐喻的话本和有意编排的句构在岁月一隅和尘土味儿如痴如醉地共舞下去。

但是,如果能够重来呢?

02

黑暗蕴蓄黎明。

幸运女神的女仆笑吟吟地把一缕淋湿了的头发别在耳后,又提了提翻滚着的裙角。她的笑声像一串小水泡,轻轻巧巧地破裂开来,和裙摆流动的光泽一同搅荡着微漾的薄夜之色。

忧虑女神知道一切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这往往预示着她又心血来潮要多管闲事了。她皱着眉头,神...

  32 11

一组故园夏日

Always summer
Always alone

  24

“如果永远都这样就好了。永远是夏天,永远独自一人,水果永远都是熟的。”

“现在,尝尝这个。”塞巴斯蒂安坐了下来,“不喜欢?”

“味道很羞涩的酒,就像瞪羚。”

“像小妖精。”

“它披着田园斑点的挂毯。”

“在静湖边吹笛子。”他们嗤笑起来。

“这是瓶聪慧且古老的酒。”查尔斯又重新为塞巴斯蒂安斟了一杯。

“像洞穴里的先知。”他轻抿一口。

“而这一瓶,”查尔斯又从身边拿出一个酒瓶,暮色镀满杯沿,“就像洁白颈项上的长串珍珠。”

塞巴斯蒂安笑着接过来,目光在品尝时仍旧停留在另一个人身上,“像只天鹅。”

“最后一只独角兽。”查尔斯眯着眼睛靠在柱子上,笑意迷离。

  17 8

【中土童话系列】

睡美人牙口

  39 19

© aras | Powered by LOFTER